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非原創墮落人妻之雨柔

非原創墮落人妻之雨柔

墮落人妻之雨柔

雨柔和我是在工作中認識的。那時我們都在一家攝影化妝學校工作,她長的清純嬌嫩,玲瓏有致,而我,也是標準的白面書生型,因此,攝影班的老師常讓我們為學生做模特,擺造型。日子久了,雨柔從同事變成了我的老婆。

  結婚以後,因為我們手中沒有多少錢,所以只好租房子住。

  「聽說和平園附近有一處私人產業,業主蓋了不少經濟實惠的房子出租,而且治安好,乾淨衛生,離公司也不是很遠,我們不如去看看。」看著還賴在宿舍床上的老婆,我說道。

  老婆看了我一眼,撒嬌的說:「好容易休息,多睡會兒不好嗎?」

  我低下了頭,親了一下她的額頭,透過睡衣的領口,老婆的一對乳房活顫顫的。我輕笑著說:「你知道嗎?男人早晨起來,精力可是特別旺盛,你這麼活色生香的誘惑我,就不怕我吃了你?」

  老婆忽然撩開身上的被子,臉色紅紅的說:「你來啊,倒真希望你是個大色狼呢,就只怕你--傢夥不行。」

  老婆的身體在薄睡衣的覆攏下若隱若現,光潔的小腿肚,溫潤的腳踝,還有纖美的小腳,足以讓任何人產生強烈的犯罪感。

  她的乳房是E罩杯的,看上去有一種消魂的感覺。因為平時很注重身材的保養,所以此刻雖然仰躺著,乳房卻依然尖翹挺立。配上她嬌艷的面容,當真是美的讓人窒息。

  老婆的話,讓我感到很黯然。身為一個男人,我的陽物卻是小的可憐,在和她做愛時,讓我心理包袱很重,每次都是草草了事,結婚以來,我感覺的出,老婆從來沒有滿足過。

  每一次,看著她失望的表情和一腔的飢渴,我都感到深深的痛苦……

  老婆的手忽然撫上了我的面頰,溫柔的凝視著我,深情的說:「老公,對不起!我說錯話了。」

  她的話,讓我更加悲愴難以,我真想將她掀在床上,狂暴的撕碎她的衣服,瘋子般的蹂躪她,讓她滿足,她不是想要嗎?我就給她,把她強姦……

  然而,我行嗎?我終究沒有。

  老婆已經開始穿衣服,她的身體背著我,睡衣被褪在一旁,她的肌膚在初升的朝陽裡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暈彩,但我,卻覺得這具完美的身體更像是維納斯女神的雕像,可望,而不可及。

  我悄悄的退了出來。

  騎著電動車,我和老婆一起來到了和平園。

  房東約莫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頭,但精神卻還不錯。看著我們這對小夫妻,一個勁的誇我們。什麼金童玉女了,什麼文質彬彬,典雅淑惠了……

  老婆倒是蠻喜歡被人稱讚的,這時她臉上笑意盈盈,伸著一隻胳膊慢慢攙著這個老頭,好像怕這個老傢夥摔倒似的。

  我走在後面,發現老傢夥的眼光不住的偷覷老婆的胸部,而胳膊肘更是若有若無的碰觸著她的胸脯,嘴裡還發出假裝年紀大了的含含糊湖的聲音。

  老婆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挽花襯衫,淺粉色的百褶裙,腳上是一雙亮銀高根涼鞋。這使她的身材更加欣長,那個糟老頭子剛剛及到她的胸部。但這樣一來,老傢夥卻是大飽了眼福。

  老婆的白色襯衫質地很薄,可以很明顯的看出裡面的那件蕾絲胸罩,其實這樣的裝束街上也是有很多的,但是有幾個陌生人敢如此靠近的看呢?老傢夥的眼光幾乎毫無阻隔的就看到了老婆深深的乳溝,胸罩一側,腋窩旁的乳肉也被他目奸個夠。

  老婆和房東在前面淺笑漫談,我卻在後面大生悶氣。單純的老婆難道沒有發現色老頭的不軌舉動嗎?不一會兒,我又覺得好受了些,老婆怎麼說也是自己的,被老傢夥看看也不會少塊肉,待會租房子時,老傢夥不僧面也得看佛面,說不定--會少要一點房租,誰讓他對我老婆這麼感「性趣」呢。

  我心理上一放開,整個人一下子輕鬆了許多,再去看他們時,竟然不覺得厭惡了,而慢慢的,心裡似乎一種興奮在升起,好像老婆這樣子,我蠻喜歡看到似的,我為我此刻的想法驚訝不已。

  穿過兩排槽亂的出租房後,我才知道,老傢夥叫趙福,有住房和門面房一百二十多套,平時他也不管,都交給了他的兒子,今天見我和老婆有些眼緣,才出來親自帶我們看房。

  老婆自然感激涕零,而我也乘機扇風,我有些訕訕的說:「福伯,我們剛結婚,沒有多少積蓄,您看那個房子沒人住,租給我們好了。」

  聽了我的話,老婆向我露出愕然的表情,雖然經濟上緊張些,也不能逮那住那啊。

  老滑頭福伯向我露出一個莫測高深的微笑,高聲說道:「那怎麼行!到了福伯這兒,就不要見外,房租沒有,可以先欠著,住處,一定要最好的。」

  我心下歡喜,老婆更是搖著福伯的手連聲道謝。她的一對肉乳隨著身體的幅動盪漾起來,我的眼睛有些發直,再看福伯,更是一付流口水的樣子。

  這時,老婆忽然說:「福伯,這裡環境真好,你是住這裡嗎?」

  福伯伸出右手,輕拍了一下老婆的小手,笑呵呵的說:「不只是我,你們也住在這裡。」

  我一下子驚訝不已,去看老婆,她也正向我投來訝異的目光。

  我淺笑道:「福伯,這房子--很貴的吧?我們這工薪一族,只怕……」

  「哎,哎,哎……」未待我說完,福伯已打斷了我的話,他似乎有些生氣的說:「什麼錢不錢,老頭子和銅臭打了一輩子交道了,這些東西呀,現在膩味聽了。」

  我心裡暗暗好笑,怎麼你嫌錢多,也不送人些。

  擡頭看老婆,她的眼中卻發出很崇拜的目光,那目光直盯著福伯,我一下子心寒不已,不會吧,老婆竟會相信了這個老傢夥的鬼話,連心裡也開始崇拜起來了?

  福伯指給了我們要住的房子,這是一套一室一廳帶書房的小居室,剛好在福伯那幢大房子的一側,我和老婆對房子都特別的滿意,便向福伯問訊房租。而福伯,卻是堅不肯受,只說和我們有緣,先住著再說。

  老婆是公司裡的化妝設計師,每週只有兩節課,也就是只上兩天班,所以她才會有許多的時間去兼職模特。而我,每週足足要上夠五天班,才能輪到一個休息。

  第二天早上,老婆剛好有課,而佈置新家的任務只好著落到我一個人身上.

  我雇了一輛車,大包小包,大件小件,整整拉了一車,向我們的新家開去.

  老婆不在,福伯這老傢夥那股搖搖欲倒的老態龍鍾樣,一下子不見了。他圍著我們那些傢俱打了幾個轉,一把手也沒幫,溜溜的再也不見了。

  在公司,我負責著一些製表報表的工作,所以離不開電腦的幫助,而我們唯一的一台電腦,還是老婆省吃儉用給我買的。

  現在,我第一就把電腦搬到了書房裡,好好的放置下來。

  收拾房子真的是一件辛苦的事情,何況只有我一個人。雖然傢俱都是些很輕便的東西,但佈置起來,卻是十分的麻煩。

  我忽然想起,前一階段公司淘汰下來的一些舊的攝像頭被我收掇了起來,後來修修改改,基本上都可以用了。現在要是把自己佈置家的糗樣拍下來,定然可以向老婆邀邀功了。

  想到就做,攝像頭都是公司保衛部門用的,造的精巧不說,而且自具一種隱蔽的形態,我打開箱子數了一下,竟有六,七個之多。

  也不是太費事,我就在客廳,臥室,書房,甚至院子裡都安上了小攝像頭.

  想像老婆看了自己揮汗如雨的的樣子,一定會很心疼吧。

  安裝完畢,我打開電腦一檢視,一切OK

  次日,老婆休息,而我卻要去上班。我輕輕的吻了吻兀自睡的正香的老婆,騎著電動車離開了家。

  下班以後,在院子裡遇到了福伯,老傢夥有些古怪的對著我呲著牙笑。我莫名其妙,也向他笑笑。

  老婆已準備了豐富的晚餐,她今天顯得神采飛揚,臉上紅撲撲的。把我服侍的簡直有些受寵若驚了,而她自己卻連飯也沒吃幾口,就一個人躲到廚房去了。

  我暗暗納罕,就算是我一個人佈置完了整個家,她也不用這麼扭扭捏捏啊.

  這女人的心還真是難以琢磨。

  飯後,我到書房趕製一份報表,老婆還躲在廚房沒有出來。

  我忽然想起昨天的錄像來,自己先欣賞一下,過會兒讓老婆一起看。

  我打開電腦,把攝像時間調到昨天我佈置家的時候。立刻,畫面上顯示出我忙忙碌碌的情景。時不時的,我還衝著鏡頭做一些鬼臉,連自己看了,都不禁好笑。

  看了一會兒,我又想到,今天老婆在家幹了些什麼呢?而且,她還那麼怪--我難以抑制好奇心,把時間調到早上我走之後的情景。

  畫面上先是靜靜的,只有老婆熟睡在床的身體偶爾翻動一下。

  驀的,院子裡有了動靜,福伯那屋的門忽然開了。老傢夥鬼鬼祟祟的往我們這邊望了望,慢慢的摸了過來。他大概知道我走了,順著窗簾的縫隙偷偷的向我們的屋子裡張望。

  不好,從那個角度,剛好看到臥室的情景。福伯竟然在偷窺!我有些氣憤,暗罵老傢夥為老不尊。

  

上一篇:【第一次遇到想包养我的女人】作者hahaxiao2012下一篇:【长路漫漫】18-19作者老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