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长路漫漫】18-19作者老柳

【长路漫漫】18-19作者老柳

字数:4500
前文链接:

                (十八)

  牤子抱着李彤,一瘸一拐的爬出水沟,李彤再也不敢离开牤子半步,紧紧依靠在牤子的身边,哆哆嗦嗦的说:「牤子,别离开我,我好害怕。」牤子搂着李彤,安慰道:「别怕。有我呢!彤彤不怕,我们回家,今天的事先别告诉妈妈好吗?」李彤「嗯」的一声。

  一进家门,丁晓晴看到两人的狼狈样,惊叫一声,李彤扑进妈妈怀里「哇」一声哭了起来。丁晓晴边安慰女儿,边听牤子讲了经过,又惊又怕又气的丁晓晴六神无主的看着牤子。

  牤子严肃的说:「我们是要小心了,不过你们不要怕,有我在,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,相信我,我们一定能渡过难过。」母女感激而又信赖的点头。牤子不得不装出平静的神态,其实心里已经信心不足了,感觉到自己多么渺小,多么无助,可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垮掉,太多的事情没有解决,必须挺住。

  慢慢平静下来的三个人,这才缓过神来,相互看了一眼,牤子不觉笑了,这一笑驱散了紧张不安的气氛。看着一身泥水的彤彤和牤子,自己也沾了一身,丁晓晴也笑了笑说:「瞧我们这狼狈样,赶紧洗澡,不他妈想了,有牤子在,我们还怕什么?走,洗澡。」

  牤子先把门锁好,仔细检查窗户,尤其把刚加固的护栏又检查了一边,这才松口气。洗完澡,换好睡衣的母女进入卧室,牤子这才进入卫生间,脱下髒乱的衣服,痛快的洗了个热水澡,擦乾身体,突然想起没带睡衣,连内裤都没带,有些不自然的对卧室里的丁晓晴喊:「晴姐,麻烦你把睡衣给我好吗?」

  丁晓晴笑着从门缝递给牤子一条内裤,牤子隔着门说:「睡衣呢?」丁晓晴丢下一句「浴巾裹着不就行了」走回卧室。牤子感觉尴尬,又没办法,裹着浴巾红着脸走进卧室。

  大床上,丁晓晴和李彤靠坐在床头,腿上盖着毛毯,看见牤子健壮黝黑的身躯裹着白色的浴巾,滑稽可笑,李彤红着脸抿嘴偷笑,丁晓晴「噗哧」一声笑出声,拍拍身边的空位置:「别傻站着了,快过来呀,傻小子。」

  牤子红着脸挨着丁晓晴坐下,靠在床头,腿伸进毛毯下面,不知道说啥好。丁晓晴一只手握着女儿的小手,一只手握着牤子的大手放在自己胸口,头一歪靠在牤子的肩膀上,柔情的说:「彤彤是不敢一个人睡了,我也不放心,牤子,我们母女俩可全靠你了。」

  饱满的大奶子传出的热度,让牤子不自觉的微微抓了一把,身体一颤,尴尬的咳嗽两声:「晴姐,是我应该做的,没……没啥。不早了,睡……睡吧!」顺手关上床头灯。

  漆黑的房间里,牤子和李彤躺下,头轻靠在丁晓晴坐着的胯部,丁晓晴向下挪了挪,半躺在床上,握着两人的手轻声说:「彤彤、牤子,今天我想说会话。这几天经历的太多了,我也想了好多,回顾几十年的生活,我一直以为我活得很潇洒很快活,现在我突然明白了,过去的我是活在剥夺剥削、被剥夺被剥削中。
  彤彤,妈妈是个坏女人,我剥夺了你爸爸的爱,剥夺了你爸爸的自由,我以为我得到很多男人的爱,我放纵在和男人的性欲里,我以为我获得了男人的性,错了,妈妈现在知道错了,我什么也没获得过,包括性。我花钱找过男人,以为我买到了高潮,买到了快乐,到头来都是假的。

  现在我才明白,我没有真正获得快乐,是他们一直在剥夺我的快乐,剥夺我的青春和幸福,真可悲呀!说实话,我曾经只是想利用牤子来着,可经过这些事后,我才真的懂得爱是需要奉献的、共用的。就像我们和牤子,这样牤子带给我的不仅是性满足,更有别人无法给点依靠和信赖。和牤子在一起,我才体会到我还活着,我还真正的是女人。彤彤,你说妈妈说得对吗?」

  李彤沉默了一会说:「我说不清楚。开始我挺鄙视牤子的,以为他只是你的一个性伴侣,慢慢发现他有点与众不同,有才华、重义气,对你挺忠心的,所以才同意你们睡一起。我今天也说几句心里话,我让牤子和你同床,是不想你再找别的男人,我对你太瞭解了。

  但是,经历这几件事之后,我对牤子的观念也改变了,危难之时见真情吧,要不是牤子,我们现在恐怕都进监狱了。今天牤子又救了我的命,我心里很怕、很乱,我不知道没有牤子,我们能否支撑下去,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爸爸。」
  说到了牤子的痛处,牤子尴尬的接过话说:「我……对不起,我能做的一定尽心尽力,这是我应该做的,也是我的责任。」

  丁晓晴用力握了握牤子和李彤的手说:「命运把我们连在一起,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吧!彤彤,好孩子,你爸爸那不需要你去面对,妈妈一个人面对就行了,等这些事过去了,妈妈去新疆找你爸爸,我种的因,我就要承担结的果。不提他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」

  牤子的心乱了,这超出了原来的预期,丁晓晴变了,自己还有勇气说出真相吗?这也超出了老师的想像,现在已经不是要从她和马经理手里夺回公司了,是要保住公司和李彤了。唉!太多意料之外了,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

  丁晓晴似乎下了某种决心,把牤子的大手轻轻放在彤彤的小手上用力按住。李彤慌乱的想抽出手,牤子紧张的想拿开手,丁晓晴却按住不放手,平和的说:「不要动。牤子握紧彤彤的手,彤彤需要你的大手给她温暖安全。彤彤不要抗拒你的感觉,妈妈懂你的心事。」

  紧张尴尬的两个人停止了挣扎。李彤感觉到牤子的手好有力,脸好烫,心好跳。牤子感觉到彤彤的手好软,柔柔的,忍不住轻轻握了握。

  丁晓晴脸上露出笑意,慢慢的、轻轻的松开手,胸前的两只手紧握着没有松开。丁晓晴轻柔的爱抚牤子和彤彤的胳膊,让两个人更加放松。时间过得好慢,李彤羞涩的慢慢抽出手,依偎在妈妈身边,心里说不出的甜蜜。

  牤子感觉手里一空,好失落,刚要拿开手,丁晓晴轻柔的抓住牤子的大手,慢慢地伸进睡衣按在饱满的乳房上,轻轻的揉。牤子想抽出手,又莫名的兴奋起来,大手不自觉的握住乳房,开始揉捏,呼吸急促起来。丁晓晴发出了轻轻的呻吟。

  李彤想逃,无处可逃,她没有胆量离开牤子或者妈妈半步;不逃,她知道牤子和妈妈在干什么,也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,本应该有恨,却恨不起来。紧闭双眼,心里莫名的躁动不安,有股冲动,有股兴奋,有股期待,娇羞的扭动一下娇躯,头深深埋进枕头。

  丁晓晴脱下睡衣翻身压在牤子身上,乳头在牤子脸上蹭,一点点地找寻容纳乳头的饥渴的嘴。「啊」的一声轻吟,火热的嘴唇包裹住大乳头,有力地吮吸,舌头在乳头上舔弄,快感传遍全身,微微颤抖,有力的大手在丰满的大屁股上揉捏。丁晓晴扭动身躯,扯落牤子的浴巾,牤子配合地抬起屁股,内裤被丁晓晴扒掉,扔在地上,坚挺的大黑鸡巴高傲的竖起,闪着乌黑的淫光。

  丁晓晴分开双腿,慢慢坐下去,大黑鸡巴被慢慢吞进丁晓晴的体内,一声沉闷的呻吟,丁晓晴昂着头,挺着胸,摇了摇大白屁股,感受体会着深入体内的鸡巴。牤子的大手抓捏丁晓晴的大奶子,轻声的呻吟着,一种特殊的快感和兴奋让牤子向上挺动几下屁股。

  身上的丁晓晴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呻吟几声,大奶子晃动着,开始上下起伏,「啪啪」的交合声、浓重的呼吸声、淫浪的呻吟声,声声刺入彤彤的心,扩散开了,又聚集在一起,涌入下体,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几下,用力地捂住耳朵,转过身,背对着妈妈和牤子。

  丁晓晴侧过身体,躺在床上,面对着女儿的后背,抬起一条腿,轻轻跨在女儿的屁股上,伸出手搂过女儿,翘起大屁股向后顶了顶,牤子异常兴奋的挺起大黑鸡巴「噗哧」一声深深刺入丁晓晴体内,一声低沉的呻吟,双手搂着丁晓晴的小腹,「咕叽、咕叽」的一通猛抽猛插。

  丁晓晴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几声呻吟,被肏得挺动的大奶子一次次挤压着女儿的后背,带动女儿一起晃动,手揉捏女儿的乳房,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女儿的脖子和耳朵,一声声似不觉又似有意的呻吟浪叫:「啊……好舒服,啊……啊……鸡巴好大……啊……肏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……太舒服了……」
  彤彤赤红着脸,一次次的挺动,乳房上妈妈的手一次次的揉捏,情欲的火焰被点燃了,似挣扎又似扭动,咬着牙,屁股慢慢向妈妈怀里翘,妈妈的小腹紧贴着自己的屁股了,牤子抽插妈妈一下,妈妈的小腹撞击自己屁股一下,「咕叽、咕叽」的水声彷彿是在抽插自己,随着节奏发出了轻轻的呻吟。

  睡衣被妈妈解开了,乳房暴露在空气中,一种自然解脱的松快感,睡裤和小内裤被扒到膝盖下,屁股裸露在妈妈怀里,清楚地感觉到妈妈的阴毛摩擦得屁股痒痒的,好舒服。突然感觉到妈妈的手用力握住自己的乳房,身体剧烈的颤抖僵硬,一声颤抖的呼叫:「插里别动!我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李彤知道妈妈高潮了,自己也经历过,可没想到妈妈高潮得如此激烈,叫得如此淫荡,条件反射的跟着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几声,一股淫液涌出体外。胸口一松,下体一凉,「吧嗒」一声从妈妈下体传出。妈妈的手脱下自己的内裤,翻过自己的身体,喘息着无力地面对自己,搂过自己的头,搬起自己一条腿跨在妈妈的腰上。

  李彤身体一颤:『天啊!自己的私处可直接对着牤子了,好羞人,好怕,好渴望啊!』颤抖的大手在抚摸自己的腰和屁股了,一阵过电的感觉,李彤又一阵颤抖。李彤感觉到了,一根火热的肉棒在自己早已春水氾滥的私处跳动。

  李彤感觉呼吸有点困难,屁股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顶:「啊……进来了……好热……好涨……好满……啊……还在往里面插……天啊……太大……太热……太粗……太涨……太舒服了……」从未有过的快感让李彤身体颤抖,紧紧抓住妈妈的胳膊,从喉咙发出压抑低沉的「嗯嗯」声。

  牤子的血液沸腾了,柔软的、紧紧的又非常顺滑的阴道,像有无穷的吸力,让自己用力往里顶,深深的插入,慢慢地抽出再深深插入,由慢变快,「咕叽、咕叽」的抽插,「啪啪」的撞击,嘴里发出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的低吟。
  李彤紧咬牙关,涨红了脸,头埋进妈妈的胸膛,牤子一次次抽插,滚烫的脸一次次拱妈妈的大奶子。丁晓晴熟练地爱抚女儿的后背,低低的在女儿耳边说:「彤彤,叫出来吧,叫出来更舒服。好彤彤,叫吧,别憋着。」

  李彤在妈妈的鼓励下,再也无法控制快感的冲击:「啊……啊……妈……妈妈,我受不了了,太……太舒服了!」叫出来的李彤,感觉快感更加强烈了,叫的声音越大,身体越舒服。

  一声淫叫,李彤身体剧烈地颤抖,高潮的快感让她痛快的大叫。短暂的颤抖淫叫后,李彤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,整个身体无比轻松,心里无比愉悦。「啵」的一声,牤子火热的肉棒退出自己的体内,有种难言的空虚感。

  丁晓晴放开女儿,翻过身撅起大屁股,低沉有力的呼唤牤子:「我的公牛,肏我,肏你的女人……我的公牛,快用大鸡巴肏我的骚屄……」淫欲的呼唤,听得李彤面红耳赤。牤子跳起来,跨过李彤,抱着丁晓晴的大屁股,跪在床上,挺着淫光闪闪的大黑鸡巴,「噗哧」一声深深插入丁晓晴的大黑屄,挺动屁股「噗哧、噗哧」的一顿猛肏。

  在牤子跨过李彤身体的时候,李彤看见了,看见了牤子又硬又粗又大的黑鸡巴,褐色的大卵蛋结实的挂在鸡巴下。李彤不敢相信,这就是刚肏过自己的大鸡巴,这和看过的欧美光碟里黑人的鸡巴一样大,太不可思议了,自己居然能容纳下这么大的鸡巴,这可是以前的两个男友没法比的呀!呼吸又一次急促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上一篇:非原創墮落人妻之雨柔下一篇:【偷吃的怨妇】全